墨水瓶、烟盒及其它在那贫瘠的年代-梅子树下梅子李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90
—— 墨水瓶、烟盒及其它 在那贫瘠的年代-梅子树下梅子李

我这个人爱怀旧。许多小时候的事情记得极其清晰,近些时候的事情却常常忘记,有些痴呆症的迹象。但想起小时候,许多事当时不觉其不堪,现在回想起来妙手荣华,更有一种别样的美呢。
一 墨水瓶的回忆
曾经有一次在教室讲台上看到一只墨水瓶,握在手里的刹那幻世录2攻略,脑海里竟然浮现出我小时候的情景。
很小的时候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家里还没扯上电线的时候,点蜡烛都奢侈的时候,我们是靠煤油灯来照明的。
煤油灯下,妈妈一边做着针线活,一边为我们几个睁大双眼围着她的子女讲故事;煤油灯下,我们几个凑在一起写作业;煤油灯下,我和姐姐头对着头凑在一起看小说……
煤油灯跟墨水瓶又有什么关系呢?
那时,一个小小的煤油灯不够用的,我们便学会了自己动手制作煤油灯。
材料:空墨水瓶,用完牙膏的空牙膏管,一小截搓好的棉捻子,一两左右的煤油。
做法:墨水瓶里装多半瓶煤油,用剪刀剪下牙膏管前端拧掉盖子的铝管口,把棉捻子穿过铝管口之后放到墨水瓶里,铝管恰好盖住墨水瓶口,铝管口扯出一点浸了油的棉捻子,用火柴点着,一个小小的煤油灯就被点亮了。
但一晚上写完作业,鼻头上总会黑黑的靳海音,被煤油的油烟薰黑的。

上了高中后住校,晚自习结束后教学楼统一时间熄灯,但总还会有同学点上蜡烛继续学习。我是其中之一。每周总要耗掉一把蜡烛。那时想如果用煤油灯就会省下来一些钱,但那时再用煤油灯已是不可能的了。搁到现在恐怕更是很多人都无法想象的情景呢。
二 烟盒收藏家
现在许多同学用纸浪费的程度很严重。买来那么精美的笔记本,却在上面打草;半页或者多半页还空着就翻页不写了;写着写着,稍不如意便随便撕掉;一行字占两三行空,或隔一行写一行庐江人才网,只为美观……看到这种种现象,我能提醒的会当面提醒,或者直接在其作业本上写上建议。但或许时代变了,我能改变的很少。
小时候我写作业时,妈妈会要求我每页都写满,正面写完写反面。况复生那时小学老师也不会要求我们为了美观只用正面。后来渐渐养成了节约用纸的习惯。
回想一下,那时用过的本子花样倒也不少,其中多半却是自己的创造。且不说很多同学都会做的,买很便宜的大张白纸裁订成一个个的小本子来用,尤其是做数学打草稿用;我还会利用一切可回收利用的纸装订起来当本子用。比如烟盒纸。

我从小有收集烟盒包装纸的习惯。我父亲就吸烟,我能见到的村里人包括我父亲吸的香烟都是软包装,里面一层银箔纸,外面一层带图案。一开始我只收藏带图案的那张,重复的就不再保留。后来发现在其背面写起字来感觉比作业本的纸质要好得多,我便把它们也装订成小本子,在上面做摘抄写日记什么的。不单重复的也要了,银箔纸的那一层我也不再丢弃,攒多了也订成本子在反面写字。
有些同学看到后笑话我家里穷不给我买本子用。一样的家庭,谁家穷,谁家又不穷呢?但我还是有些好面子。我告诉他们,这是我的收藏爱好,只不过觉得背面空着,怪可惜罢了。
的确,那时没有人逼我去俭省,但自己总自觉地去为家里省钱,能省则省。甚至,在家后小树林子里写作业时,我发现掉落在地上的杨树叶子大而平整,曾试着用圆珠笔在上面写字,感觉极好,于是,也常常收集一堆,在上面默写生字词,默写古诗,偶尔也会作一首自己的小诗。动情处,泪水不知不觉便滴落在手中的树叶上。

三 其它
刚上大学时谈了一段短暂的恋爱。跟那个人一起漫步在那个海滨小城宽阔的马路上时,偶然看到路边有一只烟盒,还呈长方体状,很干净。我弯腰捡起来,边拆边开始说我小时候收集烟盒的事,手上的烟盒便被他打掉了。他还生气地说邹倚梦,你怎么能捡这种东西?我当时便愕然了。那种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反正很不好受。当然,仅仅两个月,我们就分手了。但这件小事我却记到现在。
后来知道了,他不够爱我,才接受不了当时那种我认为很自然的行为。后来遇到我现在的爱人我更明白了,足够爱一个人的话,会接受他(她)的爱好以及他(她)所有过去的回忆。我给爱人讲过这个小细节,还问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他说,他会看着我拾拆烟盒,听我讲完小时候的事;更何况,即使是恋爱期间,他也无权干涉我的行为。
我认为当时我那个拾烟盒的动作,我正要开始却被打断的回忆,都是构成我的一部分,接受不了这一部分,也不可能最终接受我这个人的东方婵妆。

现在回忆起那个贫瘠的年代,我也觉得那是构成现在这个我的不可替代的基础。没有我那时所处的时代与环境,就不会有现在的我在这里。
对于过去我所有的经历,包括后来让我的心情糟透了的失恋,我都心怀感恩。没有对比,便没有伤害;没有对比,也不会知道什么是真爱了。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