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太阳庵”:见证“天光”历史,钩沉“红色”人文-太阳寨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157
“太阳庵”:见证“天光”历史,钩沉“红色”人文-太阳寨
今年清明节夏色奇迹,老家传来消息,作为著名方志学家王葆心纪念馆的一部分,罗田大河岸进士湾东安王氏总祠落成并举行相关纪念活动。慎终追远,敦宗睦族;传统文化,更添异彩。


[东安王氏宗祠汇聚数省后人力量与心愿。]
王葆心曾为董必武的老师,是琅琊王氏迁罗始祖友直公的23世“茂”字辈裔孙,据他主责编修的《东安王氏庚申宗谱》统计,自明中叶至民国间,王氏宗族共建祠堂庙宇45所。

[太阳庵]:“系白庙前身,出上堡与降龙石观音庵、鸡鸣山真武庙融汇于下游平畈,合建白庙便宜善众朝礼……”
“太阳庵”“观音庵”是明季十三世“邦龙”所建,鸡鸣山真武庙也是同年代的十三世“邦宪”所建。根据“庵”的称谓,“太阳庵”应为王氏族人为家眷或出嫁姑娘修建的祭祀、清修家庙。

庙小神通大血妃,天高日月长。“太阳庵”与降龙石(今又称“香炉石”)、“鸡鸣山”( 即今鸡鸣尖)共同汇聚成为今天跨马蹬水系民间传统宗教事务的源头与前端,“白庙河”又因“白庙”而得名。一“融”一“汇”,一“出”一“下”,体现了佛道没有“分别心”,“便宜”[bianyi]二字表现了众生平等、众心向善,众姓共筹、众人受益。

[研究者眼中的“东安王氏”]
鄂东建祠筑庙多以姓氏命名。王葆心根据祭祀成员身份的不同,将王氏45所祠堂分为始祖祠、公祖祠、基祖祠和近祖祠若干类(《东安王氏庚申宗谱》卷三《宗祠·总论》)。始祖祠祀始迁祖,公祖祠祀三分始分支之祖红高梁家族,吴春怡基祖祠祀本支村落创始之祖,近祖祠则大都以祀近五世诸祖。

东安王氏最早建立宗祠是正德九年(1514),只供奉有官级的“近祖”梦立方武月。王氏家族对“始祖”的祭祀,王葆心考证:“我族始祖祭祀,宋元两朝不可考,自明至清代中叶后无专祠奉祀,惟清初始则有祭而无祠,其祭始见于康熙五十一年壬辰谱所载寅工君埰所述之祖先祭仪式中。”

[东安王氏上源]
对于地方家族来说,兴建祠堂,供奉祖先并编修谱牒,意义不外乎这些:一是通过宗祠,举行祭祀仪式和订立相关的制度献曲求诗,使宗族内部得到融洽,将涣散的血缘成员进行整合和收拢,增强宗族自身的凝聚力;二是修建后的宗祠本身,也成为宗族内部实现教化整合和内部控制的功能场所;三是对“皇权不下县”的地方,宗祠可以起到维护秩序和管理社会的作用。

王氏族人除了兴建宗祠之外,还建有被称为“家庙”的寺观,既祭祀享有爵位的祖先,同时还方便周边族众信徒进行崇拜和布施,供奉的是佛道神袛,操持的是僧道,施主是周边所有信徒。


[琅琊王氏家族文化得到学术界广泛重视。]

琅琊王氏与佛道有深厚渊源。有资料研究称:琅琊世系的“书圣”王羲之,天长日久书丹画符,促进书道日臻精湛逝者之证。
传统文化是承继,革命精神是创新。传统文化天人合一的理想主义,儒家文化提倡的杀身成仁和顶天立地的英雄主义、家国一体的群体主义,与我党“红色文化”在大别山老区根据地上交相辉映,结出奇花异果。


我党初期革命者利用寺庙作为掩护进行地下活动、战争中僧侣救治伤员、战士在废弃庙宇就便驻扎……许多故事在家乡流传至今。

据东安王氏文化研究会会长王永卓先生介绍,前年东安王氏宗祠开始建设,在进士湾老祠基上破土动工时还挖出一只石质马槽,上了岁数的老人还记得刘邓大军驻扎进士湾,用这只马槽喂养过战马。该革命文物有幸重见天日,见证了老区人民与军队的鱼水深情。

[王永卓先生介绍刘邓大军喂养战马石槽死亡照相术。]

[天光庙的故事。]


[全国各地供奉红军指战员的寺庙。网络图]
考“太阳庵”,综合“太阳垴”地名,以及驻扎、救治、祭祀过红军和解放军战士等传说,可以推断“太阳庵”隐于白庙河跨马蹬水系上游的“太阳垴”山腰林间,规模较金钱帝国粤语小,年久风化加之人为因素灭失,间或复燃。


红军打游击、反围剿,刘邓大军第六纵队在罗田攻打国民党部队和土匪战斗中,我指战员曾在太阳垴今“太阳寨兵道口”一带眷庙旧房子活动,基本可以确定“太阳庵”即是后人口中的“天光庙”。解放后只剩断壁残垣的小庙基,再往后又被新修306县道所覆。
古地名“太阳垴”一直沿用至今。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后,“大别山,天了光,全中国要解放”成为老百姓心中的赞歌,“共产党是老百姓心中的红太阳”更深入民心,也给这片土地赋予“红色”色彩!


[老一辈肩并肩出生入死,后代人手挽手建设老区]
了解更多当地红色人文故事请点击链接:
探访鄂东最大“红色医院”,解密刘邓大军卫勤保障
一幅侵华日军罗田地图 带你走进那战火纷飞的年代说传承∣寻访罗田:将门虎子的“一带一路”这个地名的诞生,源于送刘邓大军离开时的一句歌词
......

【更多精彩期待大家共同发掘分享】

本期排版| 寨主

邮箱:2727619943@qq.com

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
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