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谈胡兰成的感情经历世上真有多情男人,也是女性的悲哀-向右偏转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111
——只谈胡兰成的感情经历 世上真有多情男人,也是女性的悲哀-向右偏转
(本订阅号文章皆为原创,每周更新一次,周六为优美散文,周日是趣味小品,周三发随笔。如有朋友感兴趣,请点击标题下方的蓝字“向右偏转”免费关注,并欢迎分享转发。感谢支持原创!)

“振保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,他说一个是他的白玫瑰,一个是他的红玫瑰。”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一开篇就这样写道。
张爱玲的这篇小说完成于1944年6月份,她是在此之前的2月份与胡兰成相识的。创作这篇小说时,她应该正沉浸在与胡兰成的恋情之中。但是,她却能将作品与生活彻底分开。
胡兰成自然不是佟振保。佟振保的两朵花,一朵热烈,一朵圣洁,虽然颜色不同却是同一品种。胡兰成也是怜花之人,可他既赏玫瑰,也识百合。仅仅颜色不同,远远不能满足于他。花的香气,花的形态,都能吸引他。
因此,他有结发之妻唐玉凤,有续室全慧文,有如夫人莫英娣,在上海与天才作家张爱玲谈古论今说文章,在武汉又和年轻貌美的周德训上演战时的浪漫故事,逃亡路上有范秀美相跟于身后,流落日本有一枝相伴于左右,最终,还与吴四宝的遗孀佘爱珍结了百年之好。
“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”张爱玲是一眼就能将男人看穿的人,她认识的男人不算少,但哪一个会让她放到眼里?偏偏就有这么一个胡兰成,看了她写的文便想结识她这个人。
张爱玲是很看重自己的文的,赏识她的文的人也很多,可哪一个的学识、才情和风度能与胡兰成相比?张爱玲说胡兰成是敲敲头顶脚底板都会响的人。总是昂着头俯视他人的张爱玲,见了胡兰成,“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,但心里是欢喜的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。”刚一开始,她就被胡兰成彻底征服了。
许多人替张爱玲不值,认为她爱错了人,可谁又能否认那短暂的爱情不是张爱玲一生中最幸福的时日呢?张爱玲在认识胡兰成之前几大洲几大洋,都没认真地想过结婚的事,也没想过会与什么样的人谈恋爱。这个一向以冷与这个世界相对的人,这个理性得如同数学的人,竟并不在意胡兰成有家室,而与他秘密结婚石井萌萌果。结婚这件对女人来说的一辈子大事,在她却简单到只是一纸婚书。
婚后,张爱玲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,还是住在与姑姑合租的公寓里,只求胡兰成到她这里来来往往,她也还是写小说写文章挣稿费,并不靠胡兰成养。她与胡兰成的婚姻,是完完全全精神的,视一钱如命的她,没有一丝涉及物质的想法及行为。相反,当胡兰成落难时,还是她总寄钱给他。两人也不出门,就坐在房间里说话。张爱玲从门外看坐在沙发上的胡兰成,“房间里有金沙金粉深埋的宁静,外面风雨琳琅,漫山遍野都是今天。”
“漫山遍野都是今天”,张爱玲内心是希望时光停止流逝的,可见她当时是多么的幸福了。可张爱玲的房间只是胡兰成生命中极小的一个场所,他不可能为此放弃他的大舞台。他到武汉办报,遇到年仅十七岁的护士小周,又一场全新的恋爱开始,只是没来得及深入展开,时局变动,不得不隐姓埋名,离开武汉远走他乡,过上了东躲西藏的日子。
尽管张爱玲并不在意胡兰成有家室,却不能容忍他在她之后另有所爱,他的感情,她不能让其他的女性与她分享大丽家的往事。可她却做不到因此就情断意了,她还爱着他。她不顾危险、不辞辛苦跑到温州看他,去的路上还觉得温州因为有他而闪着光。她心情复杂地让胡兰成在她与小周之间取舍侦情档案二,胡兰成不肯,这已经深深地伤害了她。雪上加霜的是,此时,张爱玲察觉他又有了新人——范秀美。
张爱玲是彻底地绝望了,因胡兰成尚在难中,便没在当时有所表示,直到胡兰成的处境有所好转她才提出分手。
就像结婚只签一纸婚书一样,两人的分手也极其简单。张爱玲只给胡兰成写了一封短信。“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”胡兰成拆开才看了第一句,就好像青天白日里一声响亮十三不亲歌词。“你不要来寻我,即或写信来淘大客,我亦是不看的了。”胡兰成深知张爱玲的清坚决绝,只是象征性地给证婚人炎樱写了一封信,就没再做任何努力。
“爱玲是我的不是我的,也都一样,有她在世上就好。”胡兰成对张爱玲的感情,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境界。
“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"床前明月光"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”张爱玲在小说中,将男人对女人的情感分析得入木三分,可这并不适用于胡兰成。
胡兰成不是喜新厌旧、见异思迁的那种男人,对“床前明月光”他喜欢,同时也在意“心口上的朱砂痣”。在他,红的永远不会变成蚊子血,白的永远不会成为饭黏子。
也正因此,当张爱玲要他在自己和小周之间做选择时,他执意不肯。其实,小周也不在此地,将来也很难说能否再在一起,而张爱玲就在眼前,他随口答应一声也就罢了。可他却认为庐州太太,君子之交,死生不贰,不能如此轻薄。
他对张爱玲说:“我待你,天上地下,无有得比较,若选择,不但于你是委屈琴之森,亦对不起小周。”张爱玲叹道:“你是到底不肯,我想过,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,亦不致寻短见,亦不能再爱别人,我将只是萎谢了。”两人推心置腹之言,连旁人听了都会深受感动。可他俩,却不能使结局转向众人倾向的圆满。
张爱玲因了胡兰成,就不能再爱别人了,可她不能接受他的感情不专。而胡兰成,也一定在此事上不理解张爱玲,他俩的感情是属于天上的仙境的,可她却偏偏要将它拉向烟火人间!几年前,莫英娣发现他和张爱玲好而与他离异,他又诧异,又委曲。他心里一定想,我的眼睛看着花的艳,并不妨碍鼻子闻着花的香,在我的心里,是一样惊着你们的美,你们何苦要这样!
胡兰成是懂得审美的人,尤其是女性的美,他怜香惜玉,欣赏各种不同的女性,这在他的《今生今世——我的情感历程》一书中有充分的体现。他对自己生命中的每个女性都有情有爱,多年以后,她们在他心中还是处于非常重要的位置。
“我的妻至终是玉凤,至今想起来,亦只有对玉凤的事想也想不完。”这是他对玉凤。
“这世界上,但凡有一件事一句话是关于张爱玲的,皆成其为好。”这是他于张爱玲。
“她一路叫应问讯,声音的华丽只觉一片艳阳,她的人就像江边新湿的沙滩,踏一脚都印得出水来。”这是他眼中的小周。
“秀美是住在何处都比我自然,与世人无隔。我每见她坐在檐下与邻妇做针线说话儿,总惊叹她的在人世安详,入情入理。”这是他心中的范秀美浮世浮城。
他是将美看得太重了,从而忽视了女人之间的妒忌。女性的美,他也毫无戒心地拿来与自己心爱的人分享。他在武汉向小周夸张爱玲,等到回上海,又与张爱玲谈小周,不仅如此,还将写的包括他与小周的事情在内的书稿给张爱玲看。他将自己爱美的广泛性大大地拓展,拓展到了感情上,并用它严严实实地包住了爱情的专一性。
胡兰成家国不分,跟着汪伪政府亲日,沦为文化汉奸,陈艳茜一生背着骂名。他十步香草,一生中经历多个女性,也受世人鄙视。如果说小周只有十七岁,涉世未深,是被他蒙蔽了,尚可。而他却赢得了透彻刻薄的张爱玲的爱,也得到了有胆有识并曾经沧海的佘爱珍的情,这就值得研究了。
可以说,渴望被人欣赏被人疼爱是女人的天性,世上有胡兰成这样看见女人的美懂得女人的心的男人,是女性的幸运,可他多情却不专情,这也是女性的悲哀。
文章归档